《礼物》一开始其实名叫《我遇见你的这一天》(简称我天 蛤蛤蛤),没想到这个纯情到烂大街的题目居然一直在我脑海里,挥之不去。于是注定了它的傻白甜属性。

高中时代的张伟和薛之谦,其性格和外貌形象几乎全由我主观臆断,还望见谅。写的时候流畅且开心,希望看文的你们也能从中获得一点快乐,这是我的荣幸。

开学了,八成会更得很慢,但是会一直写下去。谢谢喜欢❤

礼物

*浮在面上的低级趣味,不过写的时候实在开心,没办法啦。

(四)

  奶茶店规模不大,四四方方的小屋里空气都香甜温热,又喝了满腹的奶茶,时间长了难免有些腻味。踏出门就享受了一阵熨帖的风,张伟舒服地叹了口气。

  “放学啦?”

  “您这话说的,没放学我能接电话吗。”

  “小兔崽子少给我贫。今天你小程阿姨来咱家玩儿,赶紧给我滚回来。”对面传来案板上剁排骨的背景音,“哎对,说是带个干儿子过来,这几周人父母出差,暂时住小程家里。和你一个年级的,我们估摸着你俩应该能聊一块儿去。你顺道儿给人买点吃的。”

  张伟拐进路边炸鸡十里飘香的小店,...

礼物

*依旧是高中时代的他和他

(一)

  张伟初见薛之谦是在楼后面的街上,这小子踩着个滑板,出溜得飞快,从北边过来。张伟正低着头琢磨隔壁班那漂亮女孩儿对自己笑是怎么个意思,一阵车轱辘碾过地面的声音,抬眼碰见他从路口拐角冲出来去投胎。

  张伟吓一跳,往旁边让,好巧不巧半只脚踩上路沿石,重心一下子没找着,找着的时候早已右脚绊左脚,干脆利落地扭倒在地上。

  太出息了。张伟认真反省,把原因归结于“今日不宜出门”以及“这人没长眼”。

  “大哥,您碰瓷儿还碰滑板?真不挑啊。”
  这是薛之谦的开场白。

  后来据薛之谦回忆,他当天虽然...

恰同学少年

  薛之谦走路要想一脑袋的事儿,没注意,反应过来的时候,正好在蝉鸣中心站稳了。

  好家伙,四面八方环绕立体声道——盛夏十一点钟腾起热气的路面和茂密非常的树荫,合成一个廉价音效却很良心的共音箱。巨大的噪声几乎让他想捂住耳朵,他想起列车呼啸而来,想起昨天下午全班同学围在他桌前喋喋不休。

  “真的吗真的吗?”
  “听说你昨天晚上睡的张伟家啊!我靠真的假的?”
  “哇不是吧老哥——”

  假的。薛之谦心说。
  我没睡张伟家,我睡的张伟。

  想到这里,他被自己日益丰满的脸皮厚度着实震撼了,忍不住在心里啧一声。...

一整罐儿夏天|白衬衫和小兔子贴纸

夏天的小伙子们和夏天的风都值得写进故事里。塑料饼干罐子里一掏一个,大家看个乐就成。

  门卫大爷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里又添了一道坎坷。

  敢情那个小伙子压根没听进去自己喊的什么,背着包还蹿得挺快,径直冲向了那栋新装修好的教学楼。年轻就是好啊,大爷感叹。

  张伟以体测一千米的平均速度抵达教学楼,为的就是开学第一天不至于迟到,但发现大厅里面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个人。这是迟到太久已经上课了?干脆慢下步子缓口气儿。他有些紧张地顺了顺头发,希望一会儿在全班的注视下踏进教室的时候能够英俊一些。

  “别顺毛了,走岔楼了都。”

  张伟被这突然响起的...

支起我的小地摊儿

奥:


*也许是同一个故事,也许不是。


*算AU,非常ooc的那种。是我的一点私心。


*含互攻和一定量的情色描写。


-


020有人间冷暖,和我的世界里他们硕果仅存的爱情。


-


戳链接↓


左右偏离(这是整个地摊读本系列的前身)


北上广和一丝不挂


广州足浴一夜


码头记事


失忆蝴蝶


爱情在020起立凋零


花臂禁区


黄色废料


落脚点


市井人间


-


之前读到一篇文章,说我们这一代的人无法理解“乡愁”,但我并不为失去这种情...

总结

李桥头:

导读挂了,有需要的看这里。


一、txt度盘存档


往事一二三(未完)、对谈录、如果少那二十年(未完)、节点(未完)、一个故事、另一个故事、进行时计划 - 一念之间、进行时计划 - 可乐、进行时计划 - 青椒、进行时计划 - 超能力、进行时计划 - 琴弦、进行时计划 - 嚻、寻人启事(未完)、三月天(未完)


链接:http://pan.baidu.com/s/1o8sMSAY 密码:eiid


二、短篇- ...

“是每一个良辰吉日,是每一种诸事不宜。”一厢情 愿而已

_00964:

未命名档案 07


“我曾经很怕做噩梦,又很怕死,现在不了,我只怕醒来,发觉自己还活着。这可能就是人常说的惊喜,惊喜就是错判、欺骗,就是伪装成明天的昨天。”

认识一个月后薛之谦约张伟喝酒,等地铁的两分钟里张伟打开他的朋友圈,看到这样一段话,来自前天夜里十点钟的薛之谦。

算上张伟看过他那两条朋友圈,距离他们上回见面已经三个礼拜。三个礼拜以前去吃早点,遇见了正放下碗的薛之谦,后者意外也不意外,圆滚滚的眼睛眨一眨,挠着下巴朝他点头示意。潜台词大概是“早啊”,也可能是“真巧”。薛之谦没出声,擦擦嘴起身走...

哥俩好

AU
可能有点儿友情走向…管呢…就这样吧哈哈哈哈哈哈哈…(疯了。

ooc

  “我不知道成功的爱情是什么样的,却知道世界上没有失败的爱情。这是用词方面的一个矛盾。能感受到爱情,这已经是一种巨大的胜利。”这话是阿梅丽·诺冬说的。薛之谦觉得这句话莫名的让他欣慰。这么看来,自己已经获得了所谓“巨大的胜利”——所以现在和这个男人开始像模像样地“过日子”,算作是胜利的褒奖嘛?

  瞥瞥眼看着沙发上窝着的人把蟹黄味瓜子仁捏着袋子倒进嘴里,尽数抖擞干净再舔舔嘴边儿。对上自己的目光后,拿下巴颏打招呼:“忘给你留啦。”

  那还算老天爷有良心。

 ...

1 | 3
© 一只肘子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