礼物

*浮在面上的低级趣味,不过写的时候实在开心,没办法啦。

(四)

  奶茶店规模不大,四四方方的小屋里空气都香甜温热,又喝了满腹的奶茶,时间长了难免有些腻味。踏出门就享受了一阵熨帖的风,张伟舒服地叹了口气。

  “放学啦?”

  “您这话说的,没放学我能接电话吗。”

  “小兔崽子少给我贫。今天你小程阿姨来咱家玩儿,赶紧给我滚回来。”对面传来案板上剁排骨的背景音,“哎对,说是带个干儿子过来,这几周人父母出差,暂时住小程家里。和你一个年级的,我们估摸着你俩应该能聊一块儿去。你顺道儿给人买点吃的。”

  张伟拐进路边炸鸡十里飘香的小店,嘟囔道:“行吧。这小程阿姨怎么没个干女儿啊,我俩跟更能聊一块儿去——大哥两份鸡排带走!”

  刚拎上炸鸡袋子,兜里的手机又响了,刚接通就听见小王那儿“哐嘡”一声:“……我靠我被数据线绊倒了。你别笑!没伤着哪儿吧?张伟你缺心眼儿还是缺德啊奔着人就去了,人是来堵你不是来请你吃饭的!”

  “真没事儿,我被半路杀出来的一美德少年抢了风头,人一眼没匀给我,调头就走了。”张伟说着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,忍不住笑了,把美德少年的隐藏身份告诉了小王。

  小王喃喃道: “太奇妙了……不聊了朋友!哥去买彩票,灵气儿过去了就可惜了!”

  张伟家离学校就隔着一条街,溜达着顶多十分钟就能到。前面一栋楼下茶叶店的老大爷正端了个板凳儿放门口。

  “大爷又练二胡呢?”

   大爷看见他,“哎”地答应一声,转身又把一个葱绿色的小笼子从店里提出来。张伟欣然凑过去,蹲下逗笼子里的小兔子。由于家里拥有最高发言权的皇后娘娘坚持认为“我光养你就够够的了”,张伟只能经常来蹭大爷家的兔子。

  其实下午在街上薛之谦就想起来,昨天干妈说要去一朋友家玩,朋友家有个儿子叫张伟。“是不是很好记?”干妈在电话里笑。

  是挺好记。
 
  坐着干妈的车经过楼前,薛之谦看见张伟正蹲在一边儿摸兔子,心想这人八成还蒙在鼓里。不知出于什么心理,他拍拍干妈的座椅背:“咱快点儿过去。”

  以致于张伟敲开家门,看见给他开门的薛之谦,猛地往后一退,反复看了三遍门上的门牌号后,他怀疑自己走错楼了。

  接着就看见老妈捏着把菜从厨房探出头,瞪了瞪他:“又上哪儿野去啦?这几步路你是不是得走半个月啊!杵门口干嘛,要反省厕所面壁去!”

  “……”听见老妈原汁原味的训话,张伟放了心,一路在后面打量着薛之谦往里走。

  小程阿姨的干儿子?

  张伟实在没憋住,问他: “你相信玄学吗?”

  “不瞒你说,其实我也觉得很迷幻——哎这是给我买的吗?破费了破费了我快饿死了!”薛之谦一把抢过他手里的袋子。

  张伟张了张嘴想说什么,小程阿姨从厨房出来,闻言一脸惊奇地问:“你俩认识啊?啥时候认识的?”

  “今天。”两人异口同声道。

  小程一脸黑线地回厨房打下手去了。


  薛之谦见张伟拎着吃的直接进他自己屋里去了,好一会儿也没出来,过去敲两下敲门,对着门缝低声说:“那个……张伟哥啊,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?”

  张伟正站在门边衣柜旁换衣服,一把拽好T恤,拉开门正看见他贴在门框上的脸:“干嘛呢?”

  “为什么不出来吃啊?”薛之谦望向他桌子上的炸鸡袋子。

  张伟才反应过来把他一个人留客厅里了,一时有点不好意思,不过嘴上显然没分布具有这种情感的细胞,很欠地说: “习惯了。我不出去你不会进来啊?”

  薛之谦意外地没有还嘴,还看似心情愉快地回去拿了鸡排,进了屋。

  薛之谦在小沙发上舒舒服服地坐下,脚腕搭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.,一偏头看见床上的一沓浅黄色的语文作业纸,被一本语文书盖了一多半,露出的部分写的不是汉字,看上去更像……乐谱。修改的痕迹明显,似乎还用铅笔写了几句歌词。

  张伟或许不愿意随便与人分享这种东西,自己也并非是知己挚友。可是试图转移注意力了数次,也忍不住想拿来一看究竟。

  他把腿放下,看张伟正在对着书柜上辛普森的小塑像参禅,几次三番地张了张嘴,终于轻轻地问了句:“我能看看这个吗?”

  张伟回头顺着他指的方向看,立刻说:“不行。”

  “噢。”薛之谦靠回沙发背上。

  张伟看着他前倾的身子慢慢靠回去,没来由地从那没有波澜的表情上看出了几分黯然,于是从桌角码着的一摞书里抽出个墨绿色封皮的本子抛给他:“那个没改好,可以看这个。”

  很长一段时间,薛之谦除了翻页声,没再有其他动静,张伟莫名有些不自在,起身想倒两杯水。

  他记得薛之谦在文艺汇演上唱情歌,但名字和人一直对不上号,这会儿才想起来。他不喜欢听情歌,当时只是觉得这人唱的不错,看得出挺走心,从眼神到动作都跟歌词一样,让人觉得苦兮兮的。

  他没想到薛之谦能这么认真地看下去,目前这一页至少盯了五分钟,张伟特别想开口问问他是不是能睁着眼睡觉。

  薛金鱼突然蹦出一句:“张伟你牛掰啊!”他压着声音,然而这猝不及防的惊叹语调还是让张伟差点把水倒桌面上。

  “您要吓死谁啊。”

  “尤其是这个!这首很吊啊!”薛之谦把正在看的这一面举着给他看。

  “以为你不说脏话呢,都‘牛掰’了。”张伟笑笑,打开了电脑,“这首随便录了个demo,之前找学校乐队帮忙弄的。”

  “吉他是你自己弹的吧。”薛之谦放下耳机,皱了皱眉,“赵宏图那傻逼跟你抢主唱?他能不能控控脑子里的水?”

  张伟笑着推他一把:“行了情歌王子,你干妈喊咱俩吃饭了。”




(五)

  饭桌上听着小程干妈和张伟妈闲谈,两人从公司里那个每天喷半瓶香水的女同事,聊到三条街以外一家停业多年终于重新开张的老店的光棍鸡,张伟不时夹在中间吐槽几句,薛之谦全程听得津津有味。

  “哎,你俩,”张伟妈突然话题一转:“我看你俩挺熟,小薛同学这段时间干脆来我们家住得了——别把胡萝卜挑到桌子上!不吃放碗里,要么待会儿你擦桌子!那天还跟我扯什么‘对胡萝卜过敏’。人小薛同学就挺爱吃的,数你事儿多。”

  张伟转头问小薛同学:“这东西哪儿好吃了,你是属兔的吗?”

  薛之谦瞥了他一眼,桌子底下给他来了一脚。

  “正好我这两天去外地有个会,本来想让别人去的,这下可以领出差补贴了哈哈哈!你看行吗小哥?”小程乐不可支,拍拍张伟的胳膊。

  张伟点头:“您说行当然行!可是妈,咱家没客房啊。”

  老妈说:“你屋不是有一小长沙发?”

  张伟挑挑眉:“一客人,你就让人睡沙发啊?”

  老妈微笑着说:“你想多了,我是说你睡沙发。”

  张伟闭了嘴,低头继续吃饭,把炒面边上挑出来的一座胡萝卜丝小山用勺子铲起来,尽数堆进了老妈碗里。


  “这个飘窗满分啊!”薛之谦看着张伟把窗帘拉开,往台子上添了俩靠枕。

  “你还看书吗,不看我把灯关了,要不看不见外面。”张伟关上灯,和他一人一头坐着。

  窗外是街灯点缀的沥青小路,对面几栋楼上每个窗格都是明暗不一、色彩各异的灯光,放眼望去总是有种万家灯火的辉煌感。

  薛之谦给他看赵宏图朋友圈各种搔首弄姿的摆拍,两个身高腿长的男孩子只好都往中间凑,背对着窗靠在一块儿。

  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两下,张伟懒得下去,伸长胳膊费了好大劲才把手机够过来,薛之谦在旁边笑出了声。

  是小王发来的一条语音,张伟直接切到扬声器,不料小王语出惊人:

  “我靠张伟你太猖狂了!咱妈不在家?你还把果儿带屋里去了!我在楼后都看见你俩靠窗子上!能不能收敛一点!”

  紧接着附上一张角度奇特清晰度极低的照片,大概是小王震惊之中手抖拍的。照片里窗边一白一粉两个人影,由于屋里没开灯,头发和脸都看不清楚。

  黑暗的屋子里静默了整整十秒。薛之谦看看身后的窗子,突然爆发出笑声,从窗台滑下来坐到地上继续笑。

  张伟看着薛之谦身上的粉色衬衫,又注视着手机屏幕,点开语音,咬牙切齿道:“我操你大爷。”


 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,张伟把薛之谦按在墙角,拍了一张半身照,要求他立正微笑目视前方镜头。薛之谦觉得这样实在很蠢,配合地拍好后对着屁股踹了他好几脚。

  照片发过去不出两分钟,小王的电话就打了过来:“大人息怒!小的没长眼!”

  “平身吧。”薛之谦在旁边幽幽地冒出来。

  “诶?”小王一听这声音不对啊,没反应过来。

  “你好哇,我是薛之谦。”

  “……我靠!”小王沉默了半晌,:“久仰久仰。”

  张伟觉得这王八蛋接下来可能会说些危险的话,赶紧应付几句,挂了。

  薛之谦趴在床上安之若素地翻他的谱子,似乎并没考虑这个“久仰久仰”有什么不对。张伟松了口气,估计是这孙子自我感觉过于良好,学校里谁知道他都不觉得奇怪吧。

  于是他抓了本书躺在旁边看。

  “那棒棒糖你吃了没?”
   薛之谦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 张伟不愿意承认自己吃了,面无表情地回答:“扔了。”

  “挺好吃的,你尝尝。”

  张伟放下书,斜眼看他,薛之谦狡黠地勾着嘴角。

  “还行。”张伟板着脸说。

  他俩互相盯着对视了几秒,薛之谦先忍不住转过头去笑,张伟也绷不住了,两人躺着一块儿乐了好半天。

  张伟实在笑累了,把书拍在旁边人的脸上,强行停止他没完没了的笑,问他:“你怎么知道我没扔?”

  “你不是那种人。”薛之谦脸上顶着本书,说话时跟着嘴一起动,把张伟看乐了。

  “嚯,咱俩认识才几个小时,一只爪子您试试能不能数过来,这就知道我是什么人了?兼职算命啊?”张伟说着,捏着手腕把薛之谦左手举起来晃晃。

  不知道其中哪句话又戳中了薛之谦低到地表以下的笑点,他抽回手,把脸上的书都笑得一颤一颤地抖掉了,咧着嘴仰着脸,眼睛弯起来,像一弯拱桥——或者更像桥上形容初显的月亮。

  张伟戳戳他肚子: “我去您这得是有什么毛病啊,有没有一钮能给停了。”

  “俩小崽出来吃水果啦!”小程阿姨在外面喊了一嗓子。

  张伟拉开门走了出去,回头看看屋里说:“姨,你儿子疯了。”

tbc.

评论(5)
热度(34)
© 一只肘子 / Powered by LOFTER